EN
EN

CN
体外早期毒性测试

概览

药物的毒性作用是临床前和临床阶段药物研发失败的主要因素,也是已经上市的药物退市的主要原因。传统上药物的毒性测试一般在临床前阶段完成,一旦发现药物的毒性作用而导致研发失败将造成巨大损失。在药物研发的早期进行细胞水平上的药物毒性测试将明显降低后期药物研发失败的机率从而降低研发成本。

药明康德提供一整套体外早期毒性测试,帮助我们的客户在药物研发早期发现研发化合物的毒性作用。利用包括高通量筛选,高内涵筛选,体外电生理技术等多种现代体外早提毒理服务平台,我们将高效低成本地帮助客户完成研发化合物的毒性检测及分析,这些服务将为客户的研发化合物潜在毒理风险提供一个整体认识,从而指导客户调整研发后期的体内毒理及药效学策略。

 

心脏毒性

  • 心肌细胞离子通道的检测:提供美国FDA的CIPA提案里的全部离子通道的膜片钳检测,包括hERG, hCav1.2, hNav1.5 (早电流和晚电流), hKCNQ1/mink, hKv4.3/KChIP2.2, hKir2.1 等离子通道。
  • 人干细胞转化的心肌细胞的心脏毒理检测:CIPA提案中的化合物心肌毒性确定实验,用微电极阵列进行。

 

一般细胞毒性

  • 细胞活力检测: CellTiter-Glo® (Promega)方法,或高内涵方法
  • 细胞凋亡检测
  • CellTox™ Green 细胞毒性试验(Promega)
  • ApoTox-Glo™ Triplex 试验 (Promega)

 

线粒体毒性

  • 线粒体膜电位检测
  • 线粒体活性氧(ROS)检测
  • MitoXpress® Xtra OCR Assay (HS method) (Luxcel)
  • MitoXpress® Cellular Energy Flux OCR/ECAR Assay from (Luxcel)
  • 葡萄糖/半乳糖试验
  • 线粒体生物发生检测试验

 

脂肪毒性

  • 磷脂沉积和脂肪变性检测

 

肝脏毒性

  • 使用HepG2细胞或原代肝细胞,选择上述的一般细胞毒性和线粒体毒性试验来进行检测。

 

肾脏毒性

  • 使用HK-2细胞,选择上述的一般细胞毒性和线粒体毒性试验来进行检测。

 

基因毒性

  • Ames 试验
  • 微核试验

 

光毒性

  • 离体3T3 NRU光毒性试验

 

图1. A,Qpatch记录的hERG电流示意图。 B, MEA系统记录的干细胞诱导心肌细胞场电位示意图。

 

图2, 在HepG2细胞上进行的线粒体膜电位变化检测。

 

图3, 在HK-2细胞上进行的肾脏毒性检测。

 

图4,体外3T3 NRU 光毒性检测。

 

业务联系人: